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8 Reads)
校園裡的核桃樹開花了,一嘟嚕一嘟嚕的綠色花穗,雜亂地落在濕潤的泥土地上,跟丈母蟲一樣,偶爾會被大膽的女生拿來嚇唬人。如今,也只有在那些有一定歷史的老校園裡,還能看到這樣的果樹。許多新建的學校裡,生硬的水泥縫隙裡,要麼是些中看不中用的名貴花木,要麼是些很沒有特色的桐樹、楊樹。栽種果樹的確實沒有了。 我印象中的校園裡應該是有果樹的。 小學四年級時,教室門前左邊有一棵高高大大的皂角樹,幾乎籠罩了半拉教室。黑黑長長的皂角被大人們打下來洗衣用,我們並不關心它。右邊另有一棵同樣高高大大的軟棗樹。(我至今懷疑它是不是叫這個名字)枝繁葉茂,灰黑色的樹幹要三、四個小學生才能合抱。春夏時節,樹上開滿白色的小花朵。風起時,撲簌簌落在乾乾淨淨的地面上。細心的小姑娘往往會撿了去,穿綴成項鏈。那花是酒盅樣的,很適合穿連。似乎有一些淡雅的香氣,卻從來沒有見它結過哪怕是一個小小的果實。對它的記憶,只有那一地細碎的小花。 在老師們的辦公室前,倒是有兩棵高大的杏樹,高大到我們只能望杏垂涎,觸手難及。兒時的記憶直接將開花的過程省略,只保留了杏子發黃的部分。杏子黃時,學校將摘下的杏子分給各班。班主任老師就會用竹籃子盛了提到教室裡分給大家,一臉的豐收喜悅。大家也都異乎尋常地老實,彷彿進行一種莊重的儀式。一個學生也就分三、四個。雖然曾經望眼欲穿,拿到手裡卻捨不得吃了。看一看,摸一摸,聞一聞,互相比比大小、青黃、圓方。揣回家裡向父母炫耀一番,小心眼裡全是快樂。當然最終還是進了“牙門”,但杏核兒卻還是不肯丟掉的。 我的高中在鄉下,教室前一溜四棵梨樹。春暖花開,一樹雪白。除了白,還香。那種香不濃不膩,不俗不妖,是一種純正的清香。老師並不限制我們在樹下讀書。陽光、青草、鳥語、花香。那不是畫,是真實的經歷,是我至今揮之不去的記憶。雖然被女生們折得枝殘花敗,夏末秋初,還是結出了不少秤砣大小的青梨。這時男生們便不會再客氣了。他們會抱著樹幹一通猛搖,希望能抖落幾個下來。或者乾脆用半截磚頭去砸。亂石穿空,驚心動魄。那梨很脆,掉在地上摔得稀巴爛,又粘有泥土,也擋不住大家爭先恐後往嘴裡塞。花一季,果一季,就這樣一年被摧殘兩次,那買幾棵梨樹依舊生機勃勃,花香果碩。 我的大學生活只有花花草草沒有果樹。 工作之後,在這個歷經滄桑的校園裡,終於又難得地遇到了核桃樹,在不大的校園裡並不張揚地散居著。它的花不招人,甚至有些嚇人。它潛滋暗長的時候,正好趕上放暑假,這於它簡直是一段幸福時光。等到秋天開學的時候,便會時時遭到不懷好意的學生偷襲。每個早晨,總能在樹下看到斷枝殘葉,卻從沒見學校因此處理過哪個學生。如今的學生已經比當初的我們少了許多的樂趣,偷砸核桃,也許會是他們高中三年緊張學習生活中難得的趣事,如同魯迅的羅漢豆,劉紹棠的榆錢飯,張潔的薺菜,我的杏和梨……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春天有詩別樣紅,靜待櫻花隨之舞。 在這春暖花開的週末,去電影《將愛進行到底》中追憶似水年華,尋找一份青春、浪漫、美麗而感傷的情結。當年純情的校園愛情故事,12年後,在人來人往的街頭,還有什麼讓我們感動的呢? 回放電影鏡頭:第一段,楊崢離家出走,拿望遠鏡每天偷窺文慧的生活,表現手法非常的超現實主義,卻在他們隔空舉杯時,眼神黯然淚下;第二段,生活市井而無奈,悲傷地摧毀著懷舊的人們,還是讓記憶永遠停滯在那清純無敵的美好時光吧;最後一段,在法國的波爾多,一個美不勝收的城市,楊崢留下一個錄滿他所去過的所有的海域的海浪的聲音的手機,讓文慧知道,原來十二年了,他一直在等著她,愛著她,伴隨美麗的海岸線和濤聲:文慧,你聽---- 。一個多麼煽情感人催人淚下的片段啊…… 是的,曾經純美的青春,在我們的記憶中劃下的清晰印記太多了,翻閱翻閱,如剝開塗抹多層油漆的木頭,就算膩子也撲滿原木香味。 張小嫻在散文中寫到,忘掉歲月,忘掉痛苦,忘掉你的壞,我們永不,永不,說再見。人生總有無法不說再見的時候,我們的人生,不正是不停地說再見嗎?生命短暫,能夠說再見,還有機會再見,已經是多麼的幸運?有時候,我們不是不想說再見,而是不敢。已經習慣了,已經投資了自己的青春,一旦離開了,不知道以後會變成怎樣。當我不想說再見,只是因為我還在乎;而快樂,還是比痛苦多出了很多倍。 有一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,德國作家格拉斯的第一部小說《錫鼓》的主角奧斯卡,是一個拒絕長大的小孩子。拒絕長大,也就可以拒絕成人世界的痛苦。小飛俠彼得潘有一天聽到他爸爸媽媽討論他長大之後應該做些什麼,他害怕起來,立刻離家出走。他不要長大,他只要做個了不起的小孩子。他帶領小叮鈴、溫蒂和他兩個弟弟,飛越倫敦大橋,追尋他 的never-never-land--永不永不長大之地。做一個老小孩,遠遠比做一個寂寞的成年人幸福。 有看過湯漢斯主演的電影嗎?一個渴望長大的小孩子碰到一部神秘的命運占卜機,他許下了要長大的願望。第二天早上,當他一覺醒來,他真的長大了。他逃離了家,闖進成人的世界,工作、交朋友、談戀愛。然而,他發現做成年人一點也不快樂。他千辛萬苦,終於找到那部神秘的占卜機。這一次,他要變回小孩子。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永不之地。既然不可以永不長大,但願永不蒼老。永不蒼老也是奢望,那麼,可否永不孤單、永不害怕、永不憂傷、永不貧窮、永不痛苦?有一天,當我們幸福地在心中那片永不之地登陸,我們或許還是希望永不失去。 忘掉歲月,忘掉痛苦,忘掉你的壞,我們永不永不說再見。

| 14 July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  剛栽的樹苗根部吸收養分的能力較差,把樹梢剪掉一部分,葉子長得少,可以減少水分的散發,保持樹苗的生命力。另外,剪掉樹梢還可以控制樹苗猛長,使樹幹長得更加粗壯,發出的旁枝整齊,樹枝好看。

| 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10 Reads)
每個夢想都是甜蜜的港灣,需要我們精心呵護,每個成功都是激情與執著的碰擊,需要我們同心靈遊戲。 相遇,偶得清茗潤喉,唇齒餘香;相遇,巧瞥孔隙彩霞,浮想聯翩;相遇,幸觸清冽甘泉,蕩滌混沌。你,是初春如絲微雨,是盛夏婉轉鶯語,是深秋遍野芬芳,使我陶醉在你勾勒的平凡中。你是一本書,一本蘊藏哲理智慧的讀本,一本名為《為生命畫一片樹葉》的寶藏。 捧在手心,我反覆默唸書名,彷彿,它觸到了我心中一根細弦,跳出清脆的音符。何為樹葉?生命的本質是什麼?我們從降生歷經人生百態,到終土究竟有什麼意義?或許,我可以嘗試以樹為喻,四季為一生,花開花謝終有時,滿枝燦爛是我們所追求的成功。 哲理,一直是我自認為頭痛的東西,文字編織著牢籠,將我的思緒徹底禁錮,我以為,你猶如此,匆匆翻過殘餘指尖溫度,但書名給予的誘惑不允許我淺嘗輒止,終於,幸運的,我發現你的美。沒有高談闊論,沒有繁複冗雜,沒有長篇累贅,只是,像黑夜裡閃爍的燭光,向四面八方蔓延,用一個個精美的故事,串連成一條知識的項鏈,剔透絢麗,令人感觸良多。 總是埋怨命運的人永遠得不到天使的眷顧。我就是這樣一個愚鈍的人,從睜開惺忪睡眼迷濛地遮掩住斜射陽光,經由啃著麵包悉數可惡校規,到最終在面對突然斷掉的電閘無奈的合上電腦,我都止不住地抱怨著。像是被線緊牽的風箏抱怨被束縛的自由一樣,我總覺得是時間扼住了咽喉,抽走了如新鮮空氣的自由,可惜它不懂,斷線的風箏再無翱翔的機會。你讓我選擇,在胡蘿蔔、雞蛋與咖啡豆之間徘徊,結果,沸騰的水使外表堅硬的胡蘿蔔變軟,使看似柔弱的雞蛋堅強,卻反被普通的咖啡豆改變,成為一杯香濃的飲品。“與其詛咒黑暗,不如燃起一支蠟燭。”是你給我的啟迪。人生在世,如意無幾,我們應該做破土而出的芽,將埋怨化作向上的力量。 總是壓抑情感,做低頭過客的人永遠得不到昂首的自信。躲在棉被細數我的自卑,胸中升騰的酸楚悶在心腔,我很討厭藏匿人海中的自己,彷彿自己只是微不足道的沙礫。可是,你輕撫我心靈中的怯懦,告訴我:“寶石即使落在泥潭裡,仍是一樣的可貴;塵土縱然揚到天空裡,還是沒有價值。”實質的人生毋須掩飾,像是參天大樹與小樹苗聳立在一起,小樹苗卻從未覺得這樣有什麼難受,只是因為,它們沒有可比性。當一個人仍心存驕傲,那麼,無論理由如何冠冕堂皇,他都不可以妄自菲薄對自己失信。小樹苗如果永遠活在大樹的陰影下,它一輩子都不會望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。 總是將痛苦種在心裡,任憑它抽枝瘋長,永遠得不到解脫釋放。我喜歡流淚,讓那鹹鹹的液體融入我的味蕾,儘管我很瞭解,淚水是逃避的標誌。你於我耳畔低訴:“人生的苦痛就像鹽,不多不少,其量已定。但是我們感受到的苦痛是由盛它的容器決定的。當你感覺痛苦的時候,最好的辦法就是放大你的感官,莫做杯子,而成為一個湖泊。”很多時候我們習慣將自己置於一個狹小的空間,獨自冰冷,而總遺忘了背後的陽光。如果芽僅眷戀土壤的溫暖,因害怕未知的痛苦而畏縮不前的話,那它不會再有擁抱清新空氣的那天。 我們是樹,是初春淺散枝條的樹,經過一冬的洗禮,我們需要為自己的生命畫一片樹葉,充實自己的靈魂,用微笑解讀百態人生,終鑄滿樹絢爛。 或許,我們沒有神的魔力,能培育世上永不凋謝的花朵,或許,我們沒有天使的幸運,能沐浴萬事最淳的霖露,但我們絕對有能力在它快枯萎的時候為生命畫一片樹葉,最後一葉,花開,不謝。

| 1 May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我們的感情好像變了,以前說我變了,其實只是我每天想接到你給我的電話你給我的信息,這樣在你心裡我才是最重要的!接到你的電話我好開心好開心,你在乎我的時候你才是真正屬於我的! 現在呢?你真的變了,變得沒有以前那樣在乎我!那樣讓著我!當我越來越在乎你的時候,每天給你電話的時候,你卻說我煩!哥你說我煩,你知道我那時候的心情嗎?假裝著笑我的心在流淚。我和你說過我以後不會再煩你了,會少給你電話的。我真的好想問你;難道你一天的時間連半個屬於我的小時都沒有嗎?難道一天的時間裡你沒有一分鐘的時候給我信息嗎?我也不知道你不理我的這幾個月我是怎麼過來的! 平常我就不太喜歡拿手機,好幾次你給我電話都是關機沒有人接,你真的生氣了,我也好想改。可是每天帶在身邊等你電話的時候時間都過得好慢好慢!一天,二天等不到你電話的時候就會好難過!老是問自己為什麼我的世界只有你? 不想再過這種生活中只有你的日子!你不理我真的好難受,快要窒息了!只想和你在一起,不要不理我!這是我每天在腦海裡回放的話!總有種預感也許我們倆快要走到盡頭了!如果真的分開了,只想和你說一句:你要幸福! 文章來源:貓貓的BLOG |遠行的星 | GOD BLESSES ALICE |上海育知SHYZ | 黃延復的BLOG |An Unsealed Room | 夏可可 |《讀者·原創版》 | 35歲愛臭美妞兒的護膚王國 |尹隱於市 |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我們的感情好像變了,以前說我變了,其實只是我每天想接到你給我的電話你給我的信息,這樣在你心裡我才是最重要的!接到你的電話我好開心好開心,你在乎我的時候你才是真正屬於我的! 現在呢?你真的變了,變得沒有以前那樣在乎我!那樣讓著我!當我越來越在乎你的時候,每天給你電話的時候,你卻說我煩!哥你說我煩,你知道我那時候的心情嗎?假裝著笑我的心在流淚。我和你說過我以後不會再煩你了,會少給你電話的。我真的好想問你;難道你一天的時間連半個屬於我的小時都沒有嗎?難道一天的時間裡你沒有一分鐘的時候給我信息嗎?我也不知道你不理我的這幾個月我是怎麼過來的! 平常我就不太喜歡拿手機,好幾次你給我電話都是關機沒有人接,你真的生氣了,我也好想改。可是每天帶在身邊等你電話的時候時間都過得好慢好慢!一天,二天等不到你電話的時候就會好難過!老是問自己為什麼我的世界只有你? 不想再過這種生活中只有你的日子!你不理我真的好難受,快要窒息了!只想和你在一起,不要不理我!這是我每天在腦海裡回放的話!總有種預感也許我們倆快要走到盡頭了!如果真的分開了,只想和你說一句:你要幸福! 文章來源:Transitions |Connie's world | 親愛的,和我一起漫步雲端 |攝影師張曦 | Arquivovrv |一個啤酒修正主義者的獨白 | 我愛夏天的你的BLOG |Conflict in Iraq | 憲政的雜碎 |愛與健康 |
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菜花黃。每年一開春,菜花就開始明燦燦地黃,陽春二月陽春三月更是鋪天鋪地。多年前的那時,這些都不是風景。菜花香呢,那時也不是什麼夢境。 春天來時,菜花醒事得早。蔬菜花呢,這裡一塊,那裡一塊,零零散散,白的,紫的,紅的,一點一綴,倒是滿招蜂的。蝴蝶似乎還沒有,還做毛毛蟲的夢吧。種菜人的心思似乎並不在這奼紫嫣紅,只默默等著花兒謝了那粒粒菜籽是不是飽滿…… 這油菜花卻生出罅隙,於萬千花顏之中重彩潑意。這菜花風景,意識潛流了這麼些年,真是苦煞了宋朝那愛花的癡人——楊萬里。這愛花的人呵,情懷就是與眾不同,即使在感慨“年年不帶看花眼,不是愁中即病中。”,依然“日長睡起無情思,閒看兒童捉柳花。”,才吟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頭。”,轉眼又唱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。”…… 卻說好多年好多年前的那麼一天,夕暮惴惴。楊氏策馬行至新市徐公店,意欲留宿,身未入館眼睛卻抓拍了千古一幕——“兒童急走追黃蝶,飛入菜花無處尋。”機緣纖巧,最自然的最清新。萬里行走,菜花猶香。 這商機於重農抑商的中國來說,確實潛伏得久啊,將近一千年。 這油菜花,油菜的花,果真不同凡響。管他紫油菜白油菜還是綠油菜,那花就是搶眼,金燦燦,嬌妍妍,明晃晃的。一穗穗,一長吊一長吊地,翠玉桿上,碧葉鋪張,小花兒你開了我開,他開了她開,熱鬧著,鬧騰著,那麼長,那麼長的時日,晃著你的眼鬧。 這天地間的色彩,只知道地球上有大塊的藍,小塊的綠,小塊的褐。身在大陸中間,藍色確乎離得有些遙遠,縱然覆蓋了那麼淼遠的澄澈,也只能是渴慕似的去探訪探訪而已。屯著人的地方就只剩下綠色和褐色的混合彩了,幾筆銀色橫貫其間。其實那綠色也少得可憐。 可我偏對於綠色有天生的避諱。不是說自己不喜歡蒼松翠竹,也不是說自己不喜歡碧水青山,更不是說自己不喜歡綠樹芳草,而是那生動的綠意一旦下載到身上,紙上,或者布上,就覺得俗艷,死沉,噁心。 卻不想這菜花用它的金黃一掃我的偏見與傲慢。不是麼,那分明黃,那分明艷,分明地與春天的綠澤相得益彰,不管你把它放置在哪裡,或鋪墊,或陪襯,或點綴,它都顯得那麼自然大氣。 油菜花香,略微地經過鼻底,就像一尾滑過弦上的顫音,激靈一下便消失了。浸入花田里,風不要大,陽光也不要艷麗,那些許的刺激的沉悶就會無影無蹤,而清香便恰到好處地抵達。 春天裡,風中飄散著菜花蜜的甜香,飛進菜花笑靨燦爛如花。 年少的記憶“麥苗兒青來菜花兒黃”,到如今哪裡還看得見麥苗兒青?幾處還有菜花黃?春天裡出發,幾時向著油菜花? 笑談中的“潼南”在我們的逆旅冊裡確實是一塊“童男地”,卻讓我們在燈火闌珊的夜色裡迂旋往復而無處落腳,哪裡都是人影憧憧宿心滿滿啊! 陳摶的傳說是到了那裡才知道的。原來春天的菜花香裡還可以頓悟道理呢,莫非這一駕臨還能沾染點慧根悟性?遠遠的那座小山峰正等著這位高人的雕塑入座呢,想那時,高人在天有靈必然會引來更多花癡吧。 看著半空中緩緩低飛的滑翔機,你有一種俯瞰的慾望,這地面上大塊的色彩大塊的金黃肆意芬芳,只有凌空才能一覽無餘,只有居高才能暗香盈袖。 土地平曠,到處都是菜花。縱然你身在花田里,眼前不過就是齊身的菜花,你可以掩映一分嬌媚,可以換得一分天真,使勁墊一墊腳,你或許能夠看見更遠一點的花田,但你似乎有些遺憾,不免自問:這裡的菜花與所經過的某一處菜花又有什麼不一樣呢? 戴著花冠,你是賞花人。行進在花田阡陌,你努力地找尋風景。 時有一棵兩棵落了葉的樹,突兀地站了起來,孤伶伶地佇立著,相近的似細語,相遠的是守望,於色澤深處菜花香裡靜靜定格,仿若水墨雲天那清潤裡俊俏的暈染,這裡一筆崢嶸,那裡一筆料峭。 偶爾一口小塘,葦蒲艾草鬱鬱青青,你有了一分觸動。 有幾處樓閣婉約其中,正是最好的觀景台,你欣喜於高處,回望遠處那等待塑像的小山峰,想像那裡該是最為攬勝的高處。你再一次地想往著空中滑翔…… 沒有來過,你就無法想像那成片成片的金黃是怎樣鋪展那分壯闊的,天氣並不怎麼作美,即便有些暗沉陰鬱,依然擋不住那金黃的明媚寫意的遼遠。碧毯上可以畫一個金色的太極圖,也可以撒開幾縷金黃的綢帶,也可以綿延一個個金色的漣漪…… 這裡居然有一個花卉園,多麼地不明智啊。單比獨鬥,菜花不似那玉蘭端麗,不似那櫻花燦爛,不似那杜鵑鮮妍,可這裡是“七彩流金”油菜花的勝地,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,形單隻影不淹沒你才怪呢…… 一條河縈繞著,環抱著,滋養著這萬千良田億萬菜花。碧水行舟,那金色只一筆濃重就深深地畫出了這一片天地的絕色。 那素淡的民居,縱橫勾勒,煥發出古韻的清幽。可惜啊,這裡沒有茅草屋;遺憾啊,這裡沒有木板房。田間地頭,多的是野菜,一扎扎,一束束,鄉聲切切,鄉韻脈脈。這樣簡單的生活,這樣原樣的生態,觸摸著一顆浮躁的心,歸於恬靜。 老天還是很悉心的,一直未飛細雨。否則煙雨濛濛,那金黃的詩興估計真的會在我們心口鏡頭默然沉寂。 菜花黃,菜花香,歸園田居是夢鄉。 文章來源:我是極品!!!!! |吳文璟的加州陽光 | 主婦手記的BLOG |陳明真 | 康慨的BLOG |大山農夫的BLOG | 劉海明的BLOG |王瀟的BLOG | 王立群的BLOG |蕭鼎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羽毛球作為一項人人能輕鬆上手,又能老少皆樂於其中的運動項目,它是怎麼起源和發展的呢?  1.羽毛球運動的起源   14-15世紀時的日本 ,當時的球拍為木質,球是櫻桃核插上羽毛做成。這種遊戲時興的時間不長便消失了。   18世紀時,印度的蒲那城,出現類似今日羽毛球活動的遊戲,以絨線編織成球形,上插羽毛,人手持木拍 ,隔網將球在空中來回對擊。   現代羽毛球運動誕生在英國。1873年,在英國格拉斯哥郡的伯明頓鎮有一位叫鮑弗特的公爵,在莊園裡進行了一次「蒲那遊戲」的表演。因這項活動極富趣味性,很快就風行開來。此後,這種室內遊戲迅速傳遍英國,「伯明頓」(Badminton)即成為英文羽毛球的名字。   2.羽毛球運動的發展:   1877年,第一本羽毛球比賽規則在英國出版。   1893年,在英國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個羽毛球協會 。1899年,該協會舉辦了第一屆「全英羽毛球錦標賽」,每年舉辦一次,沿襲至今。   羽毛球運動從斯堪的納維亞到英聯邦各國,20世紀初流傳到亞洲,美洲,大洋州,最後傳到非洲。   1934年,成立了國際羽毛球聯合會,總部設在倫敦。   1939年國際羽毛球聯合會通過了各會員國共同遵守的《羽毛球競賽規則》。   本世紀20年代到40年代歐美國家的羽毛球運動發展很快,其中英國丹麥美國加拿大的水平相當高。50年代亞洲羽毛球運動發展很快,馬來西亞取得兩屆湯姆斯杯賽冠軍。同時印度尼西亞隊在技術和打法上有所創新很快取得了霸主地位。六十年代以後羽毛球運動的發展逐漸移向亞洲。   1981年5月國際羽毛球聯合會重新恢復了中國在國際羽聯的合法席位,從此揭開了國際羽壇歷史上新的一頁,進入了中國羽毛球選手稱雄世界的輝煌時代。   在1988年漢城奧運會上,羽毛球被列為表演項目,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列為正式比賽項目。從此羽毛球運動進入新的發展時期。   二、世界重大羽毛球賽事   目前,由國際羽聯主辦的世界重大羽毛球賽有:   1.湯姆斯杯賽   即世界男子團體羽毛球錦標賽,1948年舉行第一屆比賽,現為兩年一屆,在偶數年舉行。比賽由三場單打,兩場雙打組成。   2.尤伯杯賽   即世界女子團體羽毛球錦標賽,1956年開始舉行第一屆比賽,兩年一屆,在偶數年舉行。比賽由三場單打,兩場雙打組成。   3.世界羽毛球錦標賽   即世界羽毛球單項錦標賽。設有男、女單打、雙打和混合雙打五個比賽項目。1977年起開始為三年一屆,1983年改為兩年一屆,在奇數年進行。   4.蘇迪曼杯   即世界羽毛球混合團體比賽。1989年開始舉辦,兩年一屆,在奇數年舉行,比賽由男女單打、男女雙打組成。   5.世界盃羽毛球賽   屬於邀請性比賽,由國際羽聯邀請當年成績優異的選手參加。創辦於1981年,1997年國際羽聯決定從1998年起改為主辦有世界定剪輯選手參加的明星賽,並準備嘗試獎金豐厚的羽毛球大滿貫賽事。   6.全英羽毛球錦標賽   由英格蘭羽毛球協會於1899年創辦的。它是世界歷史上最悠久的羽毛球賽事。最初由英國和英聯邦國家選手參加,現在已成為全球性的羽壇大會戰。   7.國際系列大獎賽   國際羽聯參照世界網球大獎賽辦法組織的。始於1983年。比賽分成若干區,由許多比賽組織成系列。根據運動員在各次比賽中的成績積分,進行排名,前16名進行總決賽。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背景:十幾年前,上海市35歲到44歲的中年人中每十萬人中只有4到5例口腔癌患者,而根據最新公佈的全國口腔流行病學調查,這一數字已經上升至17例。據悉,口腔癌發病率約佔全身惡性腫瘤發病率的10%,因其死亡率極高而被稱為對人類危害最大的十大惡性腫瘤之一。   「很多患者口腔潰爛後,到我這裡說要給治一下口腔潰瘍,結果被確診為口腔癌」,北京口腔醫院頜面外科主任醫師潘巨利提醒說,由於症狀相似,很多患者對此分辨不清,嚴重拖延病情。   如何通過自查的方式來辨別?   口腔潰瘍一般七天到十天的時間就會好,但發生癌變的話幾個星期甚至一個月以上還不見好;口腔潰瘍屬於表層潰爛,而口腔癌潰爛面積比較大,一般在0.5厘米以上,周圍有白膜。而且,口腔潰瘍發病部位比較穩定,但口腔癌患者潰爛部位周圍會出現隆起,並不斷向周圍擴散,這些都是癌變的徵兆。   除了口腔有潰爛,如果發現舌、頰、牙齒等部位出現不明原因的疼痛,嘴巴裡面有腫塊,而且用常規手段久治不愈時,都應該及時到正規醫院頜面外科檢查。   一些患者在出現反覆發作的口腔潰瘍後也非常緊張,以為得了癌症,潘主任認為大可不必。這類症狀在醫學上稱為「復發性口腔潰瘍」,一般一個月發作一次或者是新舊病變交替出現,發病較短,10天左右即可自愈。   潘主任表示,目前口腔癌病因不明,但臨床經驗證實,那些口腔衛生條件差、牙齒修復不當的人群,是口腔癌患病主體。廣大市民應注意口腔衛生,戒煙戒酒,經常對口腔進行自檢,做到早發現早治療。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2 Reads)
余寶(鄭中基飾)一向愛情至上,但因「長女未嫁,弟妹不能嫁娶,否則多災多難」的家規,所以情路上一直不能開花結果,而偏偏余珠(吳君如飾)卻是推祟單身及「女人不一定要結婚」的寫作界女強人,身兼總編輯及作家。為此,余寶聘請專門解決愛情大小問題的愛情治療師曹迪克(古天樂飾),暗裡進入余珠的出版社工作,以其專業知識及技巧,希望令余珠的一顆枯萎已久的芳心再次茂盛起來…… 十七年後的《家有喜事2009》與《家有喜事》最大的改變是吳君如的角色不再是黃面婆,而是口是心非的女強人;而黃百鳴的角色也不是花心的丈夫,而是癡戀吳君如的商家;而古天樂則要扮一個如像初戀的小女孩般。可見女強男弱的局面。雖然《家有喜事》中的張國榮的角色是娘娘腔的,但最少最後也能馴服原本有男兒性格的毛舜君,奈何《家有喜事2009》卻沒有出現這樣的情節,連鄭中基的感情事也先要吳君如先成婚才能有幸福。一個男人的終身大事不由自主,可見男的地位已不服當年。還有當年的《家有喜事》男的大都拈花惹草。而這套沒有此類情節。內容乾淨了不少,男女的地位也平等了不少。 《家有喜事2009》由於以重溫經典為名,其喜劇片段便有借口重複十七年前的《家有喜事》,故此電影有很多內容都是舊瓶新酒。但《家有喜事2009》很明顯比不上《家有喜事》,最主要的原因是演員問題。在《家有喜事2009》中古天樂的角色很明顯是周星馳當年的角色。但要古天樂去重演實在太吃力,其實我不是說古天樂沒有喜劇天份,但周星馳能以一個表情表達的,古天樂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去硬滑稽真替他辛苦。而他的演技與當年《絕世好BRA》的差別不大;鄭中基的小男人的角色的發揮空間不多,加上他的演技與當年《龍咁威2003》又差不多;而黃百鳴的演技浮誇了不少,好像扮嘔的一段,他的演出直迫詹瑞文,有點心寒;姚晨與沈麗君的發揮不及只屬客串性質的蔡卓妍;全套戲最有價值觀的應算是吳君如了。簡直是吳君如的個人Show。這是香港懂演喜劇的演員不多的關係。 另一個問題是《家有喜事2009》的經典爆笑場面很明顯沒有計劃過,如高志森被吳君如性騷擾的一段、最後作嘔一幕。變得有點突兀。 還有一個問題值得討論的是黃百鳴度的故事片段十年如一日,直接影響電影的質素和扼殺創作力。

Next